啊宝贝我们去阳台好不好&不顾她求饶不断深入

你那么折辱老子,把老子害得那么惨,连都不敢用,只能用现金。迟早有一天,我会……呃不,没有这一天,我们一辈子别再见。”

此话说得斩钉截铁,绝对没有松脱的地方。说着,他眼前好像晃过了那两个不堪回首的日子。那天上午,他还在嘉应市最高级的酒店里的最豪华的套房里,搂着一千娇百媚的小明星睡觉觉。忽然,房门猛地就被踹开了!

砰!

那岂止是踹开,整扇门都飞了进来,狠狠地撞在门对面的墙壁上,把墙纸都震裂了。天花板上的吊灯都一阵剧烈摇晃!

而踹飞这扇门的,不是一个孔武有力的大汉,而是一个亭亭玉立、冷艳非常的女汉纸。她大步走了过来,猛地掀开被子,露出两个光脱脱的人身子。

小明星在尖叫,被女汉纸一巴掌就抽晕了过去。

而陆晨呢,那一头秀发就被女汉纸拽住了,硬生生地拖了出去。外边的客厅里,已经站了七八个面目或阴森或难堪的男男。

陆晨惊恐万状地捂着双腿之间,干涩地喊着:“爸!妈,我……”

他的话被女汉纸冰冷的声音打断了:“这就是你们的儿子,在跟我结婚的前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fkyyyhgc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