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断的冲撞,双rb蛇x人类受齐左

是夜幕尊贵的客人,而我只是个没人在意的服务生。

我局促地被他半搂在怀里,站在屋中央,四周传来各种轻笑和低语,一道冷冰冰的目光直直落在我身上。

他在看我。

我拼尽全力才克制住自己,不向他的方向看,不去想象他脸上、眼底露出的表情,厌恶或是恶心。

我身后站了一排‘同事’,门外还矗立着两名身强力壮的保安,但我知道,此刻没人会来救我。

胃正在一阵阵抽痛我对它的忽视,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我努力站直身体,扯出一抹讨好的笑容,“黄总,您别一直站着了,过去坐一会吧。”

我把声音压得很低,但确定离我这么近的黄总绝对可以听到。

然而,他却完全没有理会我,反而顺着那道冰冷的视线,不怀好意看过去。

“哈哈,我倒是忘记了,今天咱们许总也在场。”我感觉我的血液在他故作惊讶的低劣演技里逐渐冻结,“听说,许总和小沫是旧识,我怎么能夺人所爱呢,是吧,许总?”

他说着,把我整个人往前方推去,我就这么狼狈的摔在地毯上。

地毯很厚实,我没有摔疼的感觉,可是整个人彷佛已经四分五裂。

刹时,包厢里死一般沉寂起来,只有轻快的背景音乐还不知惆怅的回响。

我努力撑起身子,视线里出现了一双擦的光亮的手工皮鞋。不敢抬头,无法想象,我好像被点穴一般爬在那里,直到头顶上传来同样清冷的声音。

“不用了,我对这种女人没兴致。”

我知道自己不该期待什么,但这句话还是像一句死刑宣告,狠狠插进我的胸口。

黄总愣了片刻,又笑眯眯地上前把我从地上拽起来,“许总大丈夫!那我就不客气啦,哈哈哈!”

许彻没有对他这句明褒似贬的话有任何回应,黄总像拖着一块破布一般,拽着我回到另一侧的沙发上。

这个时候包厢里的时针才又再次走动起来,和我一起进来的姑娘纷纷上前,不过片刻,又恢复到之前其乐融融的景象。

只有我,还深陷黄总的魔爪中。

他似乎对刚才试探许彻的结果很不满意,此刻,正努力把所有的不满意发泄到我身上来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fkyyyhgc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