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慢慢折磨她让她哭着求他,女朋友以前含过别人的秦轻予

两年前这个像禽兽一样的男人,把她毁了后,适合两个字,就不能在他们之间用了。

沈砚走后,秦轻予浅眠了两个小时就起了床。

穿衣服时,她面无表情的将戒指从无名指上拔了下来,用力朝角落里扔了过去。

起床后,婶婶已经去医院给弟弟秦焱送饭。

表弟秦焱由于前些天在学校心脏病复发,被送去了医院。

为了挣钱,婶婶每天都早出晚归的去医院照顾儿子。

父母去世,叔叔入狱,尽管秦轻予跟着婶婶的生活很清贫,但过的却十分的安心。

吃过早饭,秦轻予拿着书和习题前往医院给秦焱辅导功课。

医院里。

出了电梯,秦轻予远远的就看到三奶奶站在病房门口哭泣的样子。

秦轻予皱了皱眉,快步跑上前:“婶婶!”

听到她的声音,张莲连忙侧过身擦干净了眼泪。

秦轻予抓住婶婶的肩膀,问道:“您怎么了?为什么站在这哭?小焱呢?”

张莲眼眶依旧通红,她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比划道:我没事,小焱,在里面,你先进去吧。

自从六年前那场事故之后,张莲的耳朵就完全失聪了,这些年,她已经学会了唇语和手语。

秦轻予自然不信,她固执的问道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张莲欲要再隐瞒,但看着秦轻予焦急的目光,终究没有忍住哭了出来。

张莲泪流满脸的哽咽着比划道:医生,说,小焱如果不手术,撑不过,年底。

闻言,秦轻予震惊的瞪大了眼。

张莲捂着嘴哭着蹲下了身子。

丈夫去世后,家里所有的经济来源都靠她和秦轻予做兼职赚的。

这些年为了给秦焱治病,家里早就一贫如洗,现在又要去哪弄来几十万?

“婶婶,您别哭。”

秦轻予蹲下身子,比划着手语安慰张莲:医生,不是说了,可以手术吗?

张莲哭着比划道:可是,我们,没有钱。

“我们还可以。”秦轻予放慢语速,强忍着眼中的泪意露出一抹笑容:“您忘了,薇薇的爸爸在银行上班,我去拜托顾叔叔帮忙给我们。”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fkyyyhgc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