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超市躲雨时我将她灌醉后疯狂 好硬蹭的我下面好多水

英伟答应着,飞快地穿好运动裤头背心,出来抢过皮球与乔海嬉闹着来到球场,见到系里篮球队的几名队友早已在热身,嘈嘈嚷嚷着嫌他们来晚了,而球场的另一边,体育系的篮球队的队员也在热身,这时体育系的队长小范离开队友走过来,说道:「赛一场?」

体育系今年两个主力毕业离队对他们整体水平影响很大,而物理系自从来了英伟和乔海,大大增强了队伍的实力,与体育系俨然成两强争霸的态势,就在一周前结束的系蓝球队的比赛中,体育系以3分之差输给了物理系,他们当然不服。

他们的比赛虽然没有裁判,没有名次,但他们仍然很投入,比赛很激烈,吸引了很多学友,有人专门找来黑板给双方计分,一边一个物,一边一个体,引得学友们哈哈大笑。

比赛进行到一半左右,两队的比分仍然胶着,英伟防守小范在边路的进攻,看到小范要传球,他伸臂一挡,阻住了球的路线,但用力过大,皮球飞出场外,就听见哎吆一声,他转头看到皮球在地上无力的跳动着,一名穿着白色休闲服的女生双臂交叉抱着胸蹲在地上,痛苦的咬着嘴唇,皱着眉头,他忙歉意地蹲下身问道:「没事吧?」

英伟望着佝偻着身子扶着同伴慢慢离开的女孩,不知如何是好,他怔了一会,还是让队友替他上场,跟了上去,那黑衣女孩回头看了他一眼,冷冷地道:「你跟来更好,省得到时候找你。

英伟更拿不定主意了,迟疑一会,又跟了上去,随他们到了女生公寓三楼,这里是学校给条件好的同学准备的最好的公寓,他们称作「豪华套间」,每五个人独立一间,每间有五个房间,虽然只有6、7平方,但一人一个房间,条件也很好,空调、电视、席梦思俱全,比他住的那6人一间的公寓强百倍。

英伟站在凉爽的过道里打量着,虽然男生宿舍的「豪华套间」他也去过,但那里异常脏乱,臭味刺鼻,但这里飘荡着淡淡的香,干净整洁。

他一口答应,就回宿舍把衣服换了,带了钱来到女生公寓楼下,那两个女孩已经在等他了,受伤的女孩还是有些不情愿,在黑衣女孩的拉扯下,才随着来到校外的一家酒店,三人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坐了,他本来以为会随便吃点就算了,没有想到黑衣女孩净挑贵的点,他估摸一算,他带的300块差不多要全报销。

毕竟是年轻人,他们渐渐寻找到话题,他知道了那黑衣女孩叫曹颖,是学校医学系的,受伤女孩叫元芫,是计算机系的。

结账时,服务员送过来一张账单,英伟接过来一看,吓了一跳,竟然是504元,他以为看错了,一个菜一个菜的算,504元还是打折以后的,他不禁傻了眼,尴尬的道:「等会再结,还没有吃完呢。

元芫接过账单,扫了一眼就低头打开包,取出600交给服务员,服务员拿着单子去了,英伟不好意思的道:「我的钱不够。

但想到还该人家200,也不敢吃好的,早点省了,中午晚上啃咸菜吃米饭,这天他很晚才去餐厅,要了一个米饭,在角落里快速的扒着米饭,这时一个人来到他身边坐下,他没有理会。

从此,两人开始熟悉,不久就坠入爱河,英伟已经是元芫宿舍的常客,二人满般配的,英伟身高180cm,英岸挺拔,高高的鼻梁更显出他的英气,加上强壮的体魄,完全一个英俊美男子的代表,而元芫身高172cm,拥有骄人的身姿,凸胸纤腰翘臀,鹅蛋脸,丰唇大眼,配上她白皙的肌肤,几近完美。

这天,英伟打完球,汗浚浚的来到元芫的宿舍,她这里有一间浴室,可以淋浴,房间里静悄悄的,只有元芫一个人在带着耳麦躺在床上看书,元芫见他推门进来,起身接过他的衣服,泡在盆里,英伟见没有别人,便问道:「她们去了哪里?」

英伟一笑,也不勉强她,去了浴室,冲了水才发觉浴室里没有浴巾,他拉开门先看看没有别人,然后低声叫着元芫,元芫正在给他洗衣服,从洗手间探出头来,道:「怎么?」

元芫甩甩手上的泡沫,拿过一条毛巾递给他,看着她半裸的臂膀,他突然有一种冲动,伸手接过毛巾的同时,也抓住了她的手腕,顺势一开门就把他拉到浴室里来,脚在关上房门的同时,紧紧拥住了她,她羞臊的脸通红了,略推据一下,已被他热烈的吻融化,伸臂紧紧圈住他坚实的胸膛,接受他的吻,她感到他的坚硬,那话儿隔着她丝质的上衣顶着她柔软的小腹,她不禁也有一丝冲动,小手在他的引导下,终于握住了那火热的东西,她的身子顿时酥了,颤抖着,他狂热的吻着他的脸颊、耳垂、颈项,她完全陶醉了,只是紧紧地拥着他,握着他那东西……

她嫣然一笑,为他搓着肥皂,仍然在他的坚持下,一直握着他的话儿,最后还为他清洗了那里,才谨慎的开门,探头听听外面仍然静悄悄的,才回到自己房间,掩好了门,看着自己已经湿透的外衣,她甜蜜的笑着摇摇头,打开壁橱找出衣服更换,想起刚才的约定,她特意挑选了黑色短衫短裙,也挑选了一件白色丝质薄,也是丝质的,几乎透明的那一种,她很少穿这件曹颖坚持她买的,穿上它几乎和不穿一样。

英伟冲完水,把毛巾围在腰里,观察一下外面,飞快的闪进元芫的房间,随手带好房门,元芫笑道:「你是越来越大胆了,姐妹们回来有你好看。

然后就被她今天的打扮吸引,伸臂就揽她在怀里,深深的吻下去,浴巾滑落了,他压倒他在床上,搓揉着她丰满的身子,她呼呼喘着粗气,主动的握住了他的话儿,他兴奋的解着她的衣衫,当短衫撩过她的,他真切的看到了她没有被完全包裹的,他双腿夹住她的,伏下身,双手捧住,嘴唇摩挲着她鲜嫩的奶肉,她全身一紧,感觉下身有汩汩流出来,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反映那样强烈,她摒住呼吸,不让自己出声,但强烈的刺激一波一波继续攻击着她亢奋的神经。

他灵巧的舌已在她大枣般的乳头上滑动,她抱住他的头,用力按在乳房上,他吞没了她的乳头,用力吸吮,她开始扭动着身子,一阵阵收缩,她极力的克制自己,然而却不能自已,口中发出轻微的声。

他剥掉她所有的束缚,跪在她脚边欣赏她,她娇羞地闭上眼,夹紧修长的双腿,但她没有遮掩,任情人饱饱地欣赏她身体的每一寸美丽。

她的肌肤雪一样白皙,鲜艳地唇就像雪地里盛开的花朵,瀑布般的秀发衬托着她美丽地脸庞,两颗圆滚滚的散发着她的,胯下那三角地带的绒毛刺激着他的感官,他扑上去,用坚强的胸膛搓揉着她柔软的肌肤,抚摸着她光滑的双臂,亲吻着她绯红的俏脸,房间里弥满着淫昵的春情……

他将她的双腿缓缓分开,她乖巧地曲起膝部,微微外分,双足摩挲着他的双腿,他托着坚挺地话儿,食指探索着她的,她双腿一紧,身子不住抖动,他的手指探入了她的花瓣,那已经比她舒服刺激多了,他在手指的引导下,抵在她间,缓缓向里挺进,她的剧烈的收缩着,紧紧包裹住他侵入她腹地的快乐之源,她感到了疼痛,她低声叫唤一声:「痛呀……」

身子一挺,粉臂圈住了他宽阔的胸膛,然而,她被更强烈的疼痛侵袭,他的话儿在她的用力下,已经完全侵入了她还柔嫩滑腻的,他慌乱的想抽出话儿,但她张开的手掌抱持住他的,勉强笑着摇摇头,他温柔地道:「我弄痛你了?」

但她再也笑不出,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突然来临,她分开了手臂,紧紧抱着他的背,双腿圈住他大腿,让那坚硬更深的进入自己的身体,思想开始迷糊,大脑几欲涨裂,那是,就这么快来临了,没有任何防备。

他挪动了一下身子,那里面也蠕动了一下,她再次感受到强烈的刺激,让她无法忍受,她歉意地道:「伟,别动,我受不了了。

但她没有阻止他,因为那一阵已经消退,没有了刚才的那痛苦的感受,他克制着自己的欲火,慢慢抽送,但抽送了不多时候,轮到他不能自已了,他加快了抽送的速度,温暖湿润的刺激着他的话儿和全身的神经,他在急速抽送中了,受到他的感染,元芫再次达到顶峰,几乎虚脱了,紧紧拥着。

两人就这样搂着,体味那快感的余韵,话儿慢慢变软,最后滑出了,湿淋淋的打湿了两人的腹部和大腿,元芫惬意的道:「好舒服,伟。

元芫慌乱的推开他,起身一看,身下一片狼藉,带着血色的布满了腿腹,白色的床单也一片红色,她揭起床单,擦拭了,丢给英伟让他擦拭,快速的穿起衣服,英伟穿好衣服后,悄悄去打开门钮,元芫已藏好床单,换上一块绿色的,刚刚收拾完一切,门被推开了,曹颖笑着:「小两口,没有出去呀?在家里闷什么呢?」

一个月以后,英伟跟随元芫来到她在越秀小区的家里,这是他第一次来这里,见到元芫的母亲,还有一丝拘束,而元芫的母亲异常开朗,热情招呼着女儿的同学。

坐在陈设简单但优雅的客厅里,英伟打量着元芫的母亲,她看起来非常年轻,他没有想到元芫母亲这么年轻,细腻的肌肤看起来比元芫还要好,他实在看不出她的年龄,如果不知道她是元芫的母亲,他或者以为这是元芫的姐妹。

晚上,英伟就留宿在元芫的家里,睡在客房里,不知怎的,他眼前老晃动着元芫母亲的身影,无论如何也睡不着,正迷迷糊糊间,他感到一双手在他身上抚摸着,他挣开眼,借着客厅里微弱的灯光,他看到元芫含笑在看着他,他心中一荡,把元芫拉进怀里,抚摸着她酥胸,渐渐情浓,元芫引导着他话儿进入体内,他缓缓抽送,元芫也配合的举高双腿,没有了在宿舍的那一份谨慎,增添了更多的快意。

元芫醒来时,已是早上9点,英伟还在酣睡,她心说坏了,一定被母亲发现了,果然,她听到了母亲的脚步声,她悄悄起身,穿上睡衣,蹑手蹑脚来到门前,听听客厅没有动静,打开门就要望自己房间跑,但母亲正巧从厨房出来,她脸上不由火热,轻声叫了声:「妈……」

吃过饭,元芫和母亲收拾着碗筷,英伟也要帮忙,元芫的母亲不让,要他坐着看电视,母女来到厨房,母亲轻声问到:「你们多久了?」

转眼寒假到了,英伟要回家过年,二人依依不舍,寒假虽然短暂,但二人再次见面时,却感觉分别了100年,由于母亲在,他们只能眉目传情,表达互相的思念。

英伟环抱住元芫,抚摸着她的乳房,亲吻着她的脸颊,元芫小手抚摸着英伟鼓起的话儿,道:「想死我了。

」此时,英伟的手正顺着元芫的大腿,隔着裤袜抚摸着她已经湿了的胯下,元芫推开他几次,但英伟的手仍然探进来。

元芫强忍着,她早已亢奋,但毕竟时间太早,而且她不想这么早就回房间里去,她习惯了时大声喊叫,那样她才能释放自己的情绪,况且,母亲没有睡。

他见不能阻止他,借着广告时间,她回了房间,英伟本来跟去的,但却被关在了房门外,他只好在沙发上坐下来,不多会儿,元芫丛房间里出来了,已把超短裙换下,换上了一件花布百褶裙,裤袜也已经脱去,白皙地足赤着,风韵撩人。

英伟已被她撩拨的不能自制,待他一坐下,便伸手摸她,不料裙底空空如也,入手便是她湿粘的,他做个鬼脸,便伸臂从她股沟探进手去,手指玩弄着她的,她把一条腿搭在他腿上,让他的手指可以灵活地活动。

突然,他们看到母亲从身边走过去了,并没有看他们,但二人还是略显慌张,英伟匆忙把一只抚摸着元芫的手移开,元芫也缩回抚摸他话儿的手,但压在元芫胯下的手却一时抽不出来,幸好有裙子遮盖,不致出丑。

过了一会儿,看到母亲精力集中在电视上,他胆子大一些,继续勾动手指,不想手有些麻木,一下子竟突入了,进入了,元芫一挺身子,哦的叫了一声,英伟忙缩回手指,顺着手指流向手掌、沙发。

她赶忙用别的话题遮掩过去,但英伟的手指又开始刺激她,她颓然依在沙发上,手指紧紧掐着英伟的手臂,她来了……英伟加快了手指进出的速度,她在一浪高过一浪的中,她咬着嘴唇,忍受那地激荡。

母亲也起身来,走过英伟身边时,双颊绯红的向他一笑,他竟然心中一荡,那是一个的笑,一个妩媚的笑,一个勾魂的笑!

他怀着异样的心情关掉电视,回到房间里,脱掉裤子,上粘满了他刚才摄出的,在元芫时,他竟然在看着元芫母亲,吊带睡裙下那仍然玲珑的身躯和急速起伏的胸脯,带给他更多的幻想,他了。

换上睡衣,他来到浴室,门没有锁,他推门进去,元芫仍然泡在浴缸里,脸愈发红润,他脱掉睡衣,跨进浴缸,二人拥抱着,亲吻着,抚摸着。

这一天,适逢周末,英伟下课后,就来找元芫,乔海也跟着来了,宿舍里只有曹颖和元芫两个人,英伟却看到元芫满面愁容,似乎哭过,他探寻的望着曹颖,曹颖摇摇头,招呼乔海道:「小孩,走,看电影去。

英伟挂了电话,他不知道元芫为什么不肯见她的父亲,但知道这个他不属于这一家,也许,父母的离异伤害了元芫。

元芫哭过,情绪好了些,英伟小心的道:「你父亲回来了,不论过去怎样,他终归是你的父亲,你应该见见。

元芫不是婚生,她是私生子,她的父亲是一个人,母亲是他在内地包养的,虽然他仍然每个月付给他们母女生活费,但已经十多年没有来过,元芫一直认为他抛弃了他们。

他温言道:「就因为这个嘛?没有那个必要,如果不是他,怎么会有今天我们的相爱?他给了你生命,不管他尽没尽到做父亲的责任,但我们不应该却了礼数,该愧疚的是他,不是你。

元芫勉强答应了,打的到家,元芫的母亲和一个精神矍铄的白发老人在门口迎接他们,元芫母亲向他们介绍着,老人名叫李和成,很和蔼,与他握着手,夸奖道:「不错,不错,很好的小伙子。

英伟也打量老人,见他有60开外,头发已经花白,白衫白裤白皮鞋,越发显得精神,由于保养的好,红光满面,身板也笔直。

可是躺下后,他怎么也睡不着,一回想到元芫那妖娆的身姿,一会想到李和成的健谈,一会想到元芫母亲撩人的风情,但总在眼前晃动的却是元芫的母亲,挥之不去。

他感到尿急,披上睡衣开房门出来,突然清晰的听到元芫母亲房间里传出的,那么勾人心魄,英伟话儿立时耸了起来,匆忙进了厕所,费了好大劲,强按着话儿撒完了尿,也不敢冲厕,悄悄回来,就听见那边卧室里已没有声,李叔叹了口气,隐隐传来李叔的声音:「老了,不行了。

转眼又一个学期过去了,暑假,英伟在一家电脑公司找了一份工作,下班后就到元芫家里吃饭休息,他对元芫的感情依旧,不知怎的,他的心里渐渐喜欢上元姨,虽然他有一份负罪感,但这份感情却与日俱增。

元芫在暑假参加了一个书画班,出去写生了,要3天才回来,家里只有他和元姨,没有元芫在家,英伟感觉很不自在。

这身打扮不禁让他想入非非,她身材比元芫还略高,相貌仿佛,一张小嘴更,两只硕奶顶起短裙,乳沟深陷,小腹略微凸起,浑圆,两条长腿修长丰润,每一寸都透出成熟的美。

他在忐忑不安中吃完了饭,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,吃完饭,他帮着收拾碗筷,刷好后,他心思不属的向厨房外走,不成想在门口迎面和元姨撞个满怀,元姨也不防备,身子就向后跌,他急忙伸臂抱住她,由于突然,他用力较大,竟一下将元姨拉近怀里,身体紧紧贴在一起,他感受到元姨身体的柔软,一直坚硬的话儿就顶在她小腹上。

元姨娇羞无限,忙推开他,发觉一只拖鞋因为足下发滑,摔到厨房里了,她示意英伟给她取过来,英伟捡了拖鞋,本来他递给她就行了,但不知怎么,他弯腰去给元姨穿,他一直很喜欢元姨足弓很美的脚。

他握着他绵软的脚,一阵冲动,什么也不顾了,拦腰把元姨抱住,脸贴在她小腹上,低呼一声:「元姨……」

泪水止不住就流下来,元姨也是身体一震,但她很快平静下来,抚摸着他头发道:「好孩子,你的心我知道,可是,我是元芫的母亲,你将来的岳母呀。

他以为元姨会赶他走,但元姨却坐在他对面,没有责怪他,温言道:「谁也有年轻的时候,没有什么,唉……」她竟然叹了口气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fkyyyhgc.com